返回顶部

成都乡村振兴的五年图景已经徐徐展开 “十大重点工程”留住乡愁

发布时间:2017-11-15 07:30:31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刘波  

  锦城观察

  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乡村振兴”成为了热词。有着14年城乡统筹发展经验的成都,当然不会置身热度之外——11月13日,成都历史上层级最高、规模最大、视频参会人员最基层的“三农”大会在全新的期待中拉开大幕。

  大会上,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一张五年蓝图上——成都市委、市政府向成都人民呈交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时间表、任务书、路线图。

  而这场即将开启的乡村振兴战略,有着怎样的背景?对于成都乡村的未来,它又将起到怎样的推动作用?□本报记者张红霞蒋君芳

  从“揭短”开始,坚定发展路线

  十九大闭幕后仅20天,成都就召开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大会。

  快,是因为成都早有准备。今年八九月间,成都市委、市政府部署,由成都市农委牵头,广泛调研、集思广益,酝酿出台一个关于深化农村改革的大方案。十九大报告精神,加速了方案的形成。

  快,更是因为成都发展需要。“对照城乡融合发展要求,我们城镇体系发育还不够完善,镇村资源分布散乱,建制镇数量多、规模小,农村散居现象突出,42万个农村居民点平均居住人口不到15人。”大会上,成都市主要领导首先“揭短”。

  对标先发城市寻找自身短处,成都找到了这样一串数据:农业组织化程度不高,耕地规模经营率为56.7%,比地形条件相似的宁波低11.3个百分点;产业结构不优,农产品加工业产值与农业产值之比为1.47:1,低于全国2.1:1的水平;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仅为56.2%,远低于上海80%的水平……

  对比农村社会结构的快速变革,成都的乡村治理体系转型也相对滞后,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农村自来水和燃气普及率仅为56.2%、34.6%,光纤网络尚未实现“户户通”。

  这样的“揭短”,还从会上延伸到了会后。“今年4月,12个乡镇被成都高新区托管后,都建立了标准化便民服务中心,但这些中心的办事服务效率和能力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成都高新区政务中心主任官旭自我加压。

  将国内外的经验探索与自身发展阶段的研判分析相结合,成都市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农村是在未来城乡体系中处于“联城带乡”的基础单元;农业将在现代产业体系中处于“接二连三”的关键环节;农民将在未来社会分工体系中处于“价值创造”的平等地位。

  乡村振兴,城乡融合,是大势所趋。

  大会内容成“教科书”,让人振奋

  “大会内容不仅有深厚的理论基础,更具可操作性,是我们乡镇发展的‘实战教科书’。”会后分组讨论会上,简阳市董家埂乡党委书记张影难掩激动。

  哪些内容让人“激动”?答案或许就在会上公布的“十大重点工程”里。

  打破原有行政区划和城镇体系,以“西控”区域为重点,采取不同模式,规划建设100个规模在3-5平方公里的特色镇(街区)——作为“十大重点工程”之一的特色(街区)古镇工程,引起了成都各区(市)县的热烈讨论。

  “特色镇(街区)是实现城市能级提升和产业布局调整的有利抓手,是推进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载体。”邛崃市市长惠朝旭表示,邛崃市打造特色镇已有基础,比如平乐古镇,近年来集聚的人气已经带动了周边区域的发展。

  “今后,我们将通过精加工、电商平台等方式,把我们的羊肚菌、黑山羊、葡萄产业以及其他蔬菜粮食等优质农产品包装推销出去,以此带动乡村经济发展。”金堂县赵家镇平水桥村支部书记段开迅关注到了“十大重点工程”中的“农业品牌建设工程”——成都提出,要彻底改变农产品以粗加工形态进入市场的弊端,提高品牌运营的意识,加强对农产标识、产地、质量、包装、品牌的创意设计,大力推进品牌创造、品牌输出和品牌营销。

  在这一轮乡村振兴战略中,成都同样不会忽略改革创新的重要性,提出了包括公共产品服务、生产供给机制改革等在内的五项重点改革。

  成都市财政局局长高翔表示,财政部门将大力改革创新,为农村基层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产品,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和满足感。

标签:乡村治理 振兴战略 平乐古镇 羊肚菌 乡愁 十大重点工程 教科书 揭短 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 城乡融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