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调查|过年你准备花多少钱?来看看上班族的过年预算

发布时间:2018-02-13 07:30:39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陈乐  

春节临近,聊天的第一句往往是:“你什么时候回家?”,不论远赴千里回到家乡,还是一直都在父母身边,关于每年过年的开销,许多网友直呼伤不起,有人说三四万已是正常支出,有人抱怨一年攒的钱七天花完。

那么,回家过年究竟要花多少钱比较合适呢?成都的上班族是如何预算的?天府早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调查

年底收入咋花?

10人中半数坦言可能会花光

天府早报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参加工作在5年之内的90后群体,结果显示:9人预计过年消费会超过年底收入的50%,年底收入的构成一般为工资+年终奖。

在所有采访对象中,有5位表示年底收入可能会花光,攒下来的希望不大。工作两年的成都姑娘小韩表示,上班后,自己平时花钱就比较大手大脚,几乎月月光。临近年底,要给爸爸妈妈姥爷姥姥准备礼物,预计过年花费在2万元左右,“可是自己花呗里面已经不堪重负了,但是新年礼物一般不会少,只能年后自己慢慢还。”她苦笑道,自己的过年预算应该是超过了年底收入的,因为去年换了工作单位,目前还没满一年,年终奖也相较去年减半。

唯一预算比例低于50%的何新,工资6千+年终奖3万,他只计划花5千元,“平时也有存钱的习惯,每年的年终奖都会存起来,计划在成都买房,所以过年也不会乱花,爸妈也很支持我,毕竟还没成家,人情来往大多是长辈们之间的事。”

3万年终奖留给过年“肉疼”但值得

采访对象:周复,工作5年,年收入10万元左右

过年预算占年底收入(工资+年终奖)比:30000/35000=85.7%

谈起过年的花费,工作5年的周复坦言,相较于往年,今年的预算有些“肉疼”。周复目前在成都市高新区上班,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为7天的春节假期预留了3万元的费用,年终奖几乎都留给过年了。”由于周复今年入住了新房子,爸妈和姐姐一家会到成都来团年,所以花费要比往年要高些。

虽然不会像其他人般跨越千里经历春运团聚,但是周复很看重这次团聚,“去年答应读五年级的亲侄子,如果期末考试考得不错,给他的红包翻倍,就是2400元,今年他的确考得好,其中一门差0.5分就满分,诺言就要兑现了。”

周复告诉天府早报记者,今年预计最大的支出是给父母的1万元红包,此外自己添置衣服需2000元,和女朋友过情人节还要留2000元,这些支出就是16400元,“姐姐一家定居在宁波了,今年难得回来成都,除夕团年的时候大家会一起吃个饭,这也是一笔大支出。“这样算得出来的花费都超2万元了,还有年货、朋友聚会、走亲戚、包红包这些,“感觉3万元是少不了的,毕竟快到而立之年了,家里过年大部分支出现在都是我承担了。”

周易透露,这样的花费在同龄人里还算正常,“因为还没成家,兄弟姐妹也不多,关系网比较简单。”一年到头家里人团聚的时光并不多,为了家人在成都玩得开心些,多花点钱还是值得的。

带父母去西安,新年旅行成最大开销

采访对象:小罗 23岁,工作不到两年

过年预算占年底收入(工资+年终奖)比:20000/20000=100%

自从春运开始,小罗每天一有时间就看看车票,“老家遂宁有个习俗,大年初一不能呆在家里,一定要出去,所以我在看哪里的车票时间比较合适,想带着父母出去旅行一趟。”

今年23岁的小罗在红星路附近上班,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目前和父母一起住在成都。几经周折,小罗决定大年初一带父母去西安,火车票是提前10天左右抢的,来回8个小时,坐车时间不是很长,三个人车票花费2000元。

因为平时吃住都是和父母一起,这次旅行的费用,小罗打算“全权负责”。她预计,出门游玩包括交通费,一人需花3000元。除了新年旅行外,过年最大的支出是购买礼物的费用,“平时自己比较节约,因为除夕前年终奖就会发下来,所以平时舍不得买的东西都会考虑一下,包括衣服花销计划是2000元,会给妈妈买个新年礼物,类似衣服或手机,预计6000元左右,还要给姐姐的儿子包个2000元的红包。”小罗算完之后略显惊讶,“这样算的话,差不多要花2万多元了,年终奖应该都砸进去了。”过年期间,对于亲戚朋友,小罗觉得作为晚辈可以准备简单的礼物,比如送点水果和礼包之类,表表心意就行。“毕竟开始工作了,不比上学时候,有些人情来往是难免的。”

过年预算5000元只想抽时间陪父母

采访对象:魏芸:24岁,工作一年

过年预算占年底收入(工资+年终奖)比:5000/10000=50%

说起春运,好不容易抢到一张坐票的魏芸体验特别深刻。目前在深圳做海外销售的她,去年春节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站了17个小时再转了一趟大巴才好不容易回到老家,她形容过年抢票简直难到“吐血”,今年虽然早早做好“抢票姿势”,各种刷票软件都用上了,最后只抢到一张坐票。“好在今年的假期比较长,除去路上的时间,在家呆的时间还是比较久。”魏芸告诉天府早报记者,今年一共准备了5000元的过年预算,除去来回的交通费,主要用于孝敬长辈、给晚辈红包和份子钱。

“公司没有发年终奖的习惯,钱都是平时的工资攒下的,平时有陆续寄钱给父母,加上弟弟的生活费也是我来承担,所以过年就简单意思下,乡下花钱的地方本来也不多。”过年结束回到深圳后,魏芸要重新租房子,“已经看好了,比之前的要贵一倍,又是一笔大的支出,所以还是要存点钱解决房租的事情。”

从学生转变成上班族,魏芸坦言,最大的心理变化就是懂得了亲情的可贵,越来越珍惜在家的日子,“该有的礼数尽到就好,一年难得回家一趟,只想安静地在家呆着,不想把时间花在所谓的人情世故上,没有太大意义。”魏芸回忆,“去年就是有一次被许久没联系的朋友约去打麻将,碍于面子还是去了,最终感觉很无趣,可能是我不喜欢打麻将,情愿大家坐在一起唠唠嗑。今年如果再有约的话,可能就会拒绝了。”

魏芸说,已规划好回家后的作息,比如早上起来一定要赶上妈妈的早饭,然后陪妈妈买菜,做做家务,下午就看看书晒晒太阳,或者约好朋友去爬山,到附近田野湖边,看看家乡的变化。“不用想工作的事情,全都是熟悉的人和事,一切都很轻松很舒服。”

■天府早报记者 万梦瑶 (应采访者要求,以上均为化名)

标签:年终奖 小罗 父母 吐血 肉疼 春运 坐票 大年初一 采访对象 包红包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
编辑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