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人陪老伴捡垃圾15年:爱他就陪他捡垃圾

发布时间:2016-11-21 09:04:43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卢丽嘉  

饶兴德(右)陪着老伴陈万全一起捡垃圾

每晚出去转一圈捡垃圾,已成为两位老人的习惯

两位老人在家中

5条街、近8公里路、60多个垃圾桶和堆放点,这是75岁的陈万全和老伴饶兴德几乎天天晚上都会推着小车走上一遍的路线。

从60岁那年算起,过去15年,两位老人差不多走了40000公里,这个距离正好和地球赤道周长差不多。

5条街、近8公里路、60多个垃圾桶和堆放点,这是75岁的陈万全老人和老伴饶兴德几乎天天晚上都会推着小车走上一遍的路线。

15年前,因为退休之后闲不下来,陈万全开始在家周围捡垃圾。老伴饶兴德担心耳朵不好的老伴独自出门不安全,就陪着他一起去。两个人都没想到,这一走,就走了整整15年。饶兴德说,“只要还能走,我就会陪他一直捡下去”。

从60岁那年算起,过去15年,两位老人差不多走了40000公里,这个距离正好和地球赤道周长差不多。

事实上,陈万全每月退休工资2000多元,饶兴德每月也能领1000元,他们并不指望着捡垃圾卖钱生活,但随着时光流逝,每天推车出去转一圈的这两个小时,逐渐有了更厚重的意义——

对陈万全来说,这是他生活的方式;而对饶兴德来说,这是她陪伴爱人的方式。

老人路灯下拾荒 网友发帖献爱心遭拒

“他们每夜穿行在酒城街道上,借着路灯找到回家的路;他们弯腰驼背在寒风中挨饿受冻,却是不分离的欢声笑语……”连续多天,泸州一家自媒体发布了文章《今天,我要曝光一对老人……》后,文章迅速被泸州网友刷屏。文章中讲述了网友的见闻:冬天的夜晚,偶遇两位拾荒老人在路灯下忙活,好心人拿出钱来准备帮助老人,却遭到了拒绝……

当地网友纷纷转发的同时,也有不少网友表示曾多次看到过这两位老人,一些网友对两位老人相濡以沫的爱情点赞,更多人则对老人的生活状况表示担忧,并试图通过联系社区、民政部门对老人进行帮助。

随后,文章发布者和其他好心人主动找到了老人,并希望能对他们进行帮助,但话刚出口就遭到了老人拒绝,老人的家人还专门打电话希望删除文章。这让不少好心网友有些奇怪:大晚上冒着寒风捡垃圾,我们想帮助一下却拒绝,为什么呢?

成都商报记者通过老人和他们的子女深入交流后发现,其实,结伴拾荒和婉拒帮助的背后,是一个暖心的故事。

深秋的泸州,一到傍晚,就有些冷了。晚上7点55分,龙马潭区北城天骄小区某栋底楼一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75岁的饶兴德和陈万全打着一把电筒,径直走向不远的车库。陈万全熟练地打开锁在楼梯间的铁链,将一辆平板小车推出来,将一个大纸箱子放到上面。

一天的捡垃圾之旅,就此开始。出了小区,过了马路,两个人分路了,陈万全去了香林路下方,饶兴德则推车走向锦绣山水小区。把附近的垃圾桶都翻了一遍后,饶兴德停下来等老伴。几分钟后,陈万全带着几个瓶子和纸盒回来了,放好后就又上路了。

一路上两人言语不多,但行动默契。饶兴德推车走右边街道,陈万全带着蛇皮口袋走左边,到了路口就停下来汇合,然后继续走下一条街。

从香林路过街,经锦绣山水小区,走一截春晖路,拐入锦绣路,又沿南光路走到烟草公司,再顺着香林路上行返回小区。这是他们长期捡垃圾总结固定下来的线路,离家近的5条街加起来,不长不短,正好8公里,总共60多个垃圾桶和堆放点。

老伴咋想的?

劝不了,她就陪着他捡垃圾

从20岁结婚算起,老两口已经走过了55年。从家庭困难到生活好转再到现今把捡垃圾当成生活、健身方式,两位老人一直相互扶持,相濡以沫,连吵架也少有。

陈万全是一名专职渡船工,2001年,60岁的他退休了。但退休后的这份闲适,他一点都不习惯。闲不下来的他,渐渐开始每天都出去捡垃圾。饶兴德一开始是反对的。“一是家里不差那个钱,二是岁数大了天天穿街走巷也担心安全,三嘛,总还得考虑考虑孩子们的面子吧。”

但劝了多次,劝不了。最让饶兴德担心的是,“他(陈万全)耳朵有点不好,街上车多人多,担心他一个人不安全。”想来想去,饶兴德后来就干脆跟着他一起去,“我耳朵好,能听到声音,一起也有个照应”。

就这样,两个人每天都会出门到附近的街道走一两个小时,碰到纸壳、饮料瓶之类的就捡回去,这样一捡就是10年。

2011年,两位老人离开鱼塘街道,搬入北城天骄小区跟小女儿一家一起生活,捡垃圾的“阵地”也转移到了龙马潭区城北一带。

纸壳3毛5一斤,瓶子3毛一个,塑料袋2毛一斤……饶兴德如数家珍地背着废品收购的价格,她也坦言,捡垃圾一天最多就挣个几块钱。“他有退休费,我有保险,三个女儿也对我们很好。”坐在客厅沙发上,嘴上是对老伴的“指责”,但饶兴德的脸上,却是无法掩饰的幸福。而且,让她没想到的是,多年下来,她这个陪练,也已经习惯了陪着老伴儿捡垃圾的生活方式,“一天不出去走一圈就觉得不舒服”。

小女儿陈女士说,母亲小腿爱痛,有时候父亲就让她坐在车上,由他推着她出门转路,说起这一个画面,小女儿都忍不住称赞:“我觉得多浪漫的,真的很羡慕”。

儿女们咋看?

从反对到接受 买辆推车当生日礼物

老两口晚上出门捡垃圾,最大的反对者是家里几个孩子。陈万全老两口共有1儿3女四个孩子,除大儿子去世外,三个女儿都在泸州城里,家庭条件不算差,对老人也很好,经常争着要供养老人。

自老人开始捡垃圾起,女儿女婿和孙子辈的亲人便多次劝老人不要吃这个苦,都没用,“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陈女士回忆,为这事,她还曾跟两位老人冒过火,结果被急性子的饶兴德顶了回来。说起这事,饶兴德嘴里一直念叨着“这是我要做的事情,你们都不要管”。她坦言,只要老伴儿要去捡垃圾,自己就会一直陪下去。另外,时日一长,捡垃圾现在已经成了他们的生活、健身方式。至于儿女们反对,“没用,我们的生活,可不由他们说了算”。

“开始挺难接受的,后来慢慢也觉得没什么。”陈女士说,老人每天出去捡垃圾,难免被人指指点点子女不孝,“觉得挺委屈”。但看着老人每天开心出门、“丰收”回家,陈女士慢慢也想通了,“父母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应该让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一想,陈女士便释然了,再也没有干涉过二老外出捡垃圾。

才搬到北城天骄时,老人捡到的纸壳、饮料瓶装入蛇皮口袋,然后用扁担挑回家。这让孩子们心疼,陈女士专门到龙马潭区回龙湾的小批发市场,花了几百块买了一台客运站装行李的四轮手推小车,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父亲。“他们收到这个‘礼物’很高兴,一直用到现在。”陈女士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饶兴德的裤脚里,给母亲暖脚。

陈女士对父母的理解感染了女儿刘诗宇,今年21岁的她也希望能陪着外公、外婆出门,帮他们推推车,老人却不让了。“外婆说年轻人就不要来了,莫把手弄脏了。”刘诗宇说。在她看来,外公和外婆是恩爱的典范。

最初的反对,是否也担心面子受损呢?“可能是多方面吧,也担心别人说闲话,但更多还是担心他们的身体,辛苦一辈子了,没必要嘛(老了还捡垃圾)”。但多次反对无效后,孩子们也都接受了老人的选择:“只要他们开心就好,这不也是我们做儿女的最大心愿吗?” 阳静 成都商报记者 蒲康林 摄影报道

标签: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
即时新闻 >>
编辑推荐 >>